聆聽《董莉解說黃立平、黃立凡演奏的手風琴二重奏《江南好》有感》

原創 楊志國 鳳凰于飛在云霄   2018-11-28 16:43:39  閱讀 1219 次 評論 0 條

     我的夫人知道我喜歡手風琴曲,前些日子在網上給我找來黃立平先生兄妹演奏的手風琴二重奏《江南好》,我如得到本好書愛不釋手般聽著曲子一遍遍欲罷不能。琴聲把我帶入四十多年前的回憶。

     七十年代文革后期那段冗閑的日子里,經常一幫琴友和黃立平老師在一起,圍坐在留聲機旁,聽他拉手風琴,曲子都是些外國手風琴獨奏曲,印象最深的是《匈牙利舞曲第5號》、羅馬尼亞的經典曲《云雀》等,相對于當時滿街尋常都是二胡、笛子等民族器樂來說這手風琴聲好象告訴了我們什么是陽春白雪。隨著琴聲舒緩漸進,我們如醉如癡地欣賞著,經常是不知不覺已星月滿天。那是何等的快活時光呀!在黃老師面前我只不過是初學者,權且稱亦師亦友吧。 至今我仍在想,在地處北方富拉爾基這樣一個邊陲小城怎會有如此大師般的琴俠橫空出世。恢復高考后我們各自離開了家鄉再沒有了聯系。但此后每當遇有高水平手風琴演奏的機會,我就會不自覺的要將之與我最崇拜的立平先生的水準做比較。

    昨天夫人又發來配有解說版的兄妹二重奏《江南好》說,你再聽聽這個版本的二重奏!我邊聽邊激動的說這個更好,宛如江南秀麗景色下琴聲邊輕繞著甜美的旁白,混然天成之感,真好!真好!

   夫人于飛后來抖出包袱說配音的就是我的好朋友你的琴友董莉,我方恍惚明白為什么,娓娓道來不失專業水準的配音原來只能出于黃立平得意門生之口,因為她是最懂老師琴鍵語言的人。董莉四十年前就是我的琴友,我們常常切磋手風琴演奏技巧,交流經典琴曲。那時她是我們國營大廠的播音員,我們每天都聽著她廣播的工廠新聞上下班。追憶那段美好時光之余,同是因為得到這曲子,不久之后我們才各自知道黃立平老師已仙逝五年多了,痛哀難表!昔人已乘黃鶴去,但大師的琴藝所筑的樓臺卻永為后人緬懷。( 注:此處引用唐代詩人崔顥的詩句《黃鶴樓》前兩句: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昔人喻先生黃立平,黃鶴樓喻黃立平的作品和人格魅力。)   

  董莉 《懷念老師黃立平先生》:   47年前有幸跟著黃立平先生學習手風琴,他雖然僅年長我們一兩歲,但他的嚴謹教學以及高超的演奏技藝讓學生們領略到別樣的師者風范。從控制風箱技巧到左右手指法的合理運用,看他靈活的手指在黑白鍵上嫻熟的跳躍都是種享受令人無比的陶醉,無論什么檔次的琴到了他的手里然那般悅耳動聽!論時下琴技高超者多如牛毛,先生的與眾不同乃血統里的高貴揉進了后天的勤奮而渾然天成,演奏風格匠心獨運,實屬難得又稀少的一群。我們敬佩他的學識教養;愛戴他的謙遜為人,更為他的才華尚未得到充分展示就匆匆離去而無比的惋惜、無比的悲痛!   

    人生的舞臺終會謝幕,只是舞臺之上要活得精彩些!我們深切的緬懷先生黃立平!我們永遠懷念先生黃立平!        陳偉老師的撰文亦精彩紛呈!把個江南景物描繪的如詩如畫,即使是不懂音樂的人,有了你的感悟以及對樂曲深層次的挖掘,也會隨著美文遐想無限…。我反復看著品著,難抑制欲讀的沖動……真心希望聆聽的朋友們不吝贊美兄妹倆珠聯璧合的演繹和對鄙人解說的點評!

本文地址:http://www.etyufp.live/post/19.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